晋察冀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是掌门 > 第1729章 这难道是一场艳遇

第1729章 这难道是一场艳遇(1 / 1)

难道夜七星已经告诉祖荒教母怀疑我的身份?

李少阳也有点把握不住了g。

虽然他认为没见过祖荒教母,更没与祖荒教母冲突过,祖荒教母就算怀疑,也拿不住他的身份。

可现在想来,如果祖荒教母真因为星夜而对他起了疑心,倒是麻烦。

虽这么想,永昌星帝君这里却不能不应付,他笑道:“我听永昌星帝君的。”

说话的同时,李少阳心里也再次打定了注意,甭管南北西东,先见见祖荒教母再说。

于是,便在永昌星帝君亲自带领下,两人又从永昌星府出发,前往祖荒教母的星岚殿。

祖荒教母在仙云间叫做星凤姑,名气却是不小。

她的星岚殿,也结结实实地位于中环的中部,地位是要比永昌星帝君略高,足可见她的修为也真比永昌星帝君高点。

如果当初仙界不是因为突如其来又一场风暴,把天庭所有人都卷到了仙云间,只怕深藏不露的祖荒教母已经发威斗杀昊天大帝了。

想来,真是昊天大帝走了一次狗屎运。

永昌星帝君地位不低,到了星岚殿地界,却是不需要通报什么的,直接领着李少阳进入,自然就有祖荒教母门下前来迎接。

其门下,把两人引入一间殿堂,并没有马上见到祖荒教母。

在殿中,有一位门下女仙皇先招待李少阳二人。

过了有半个时辰左右,才有另一门下女仙皇进来禀告说星凤姑到了。

李少阳借着眼角余光瞄了永昌星帝君一眼,立马看出了永昌星帝君有些不喜。

大约是觉得同是一族人,身份地位以及修为不差多少,星凤姑却摆臭架子,小看了他。

李少阳却不这么想,祖荒教母何等狡猾的一个人,绝不可能在这种细节上故意开罪永昌星帝君。

迟迟不出现,恐怕是另有原因耽搁。

只是,李少阳一时想不到祖荒教母是为何耽搁。

也来不及想了,殿中后堂,已经走来了一个素衣女子,玉脸星眸,肤如凝脂白玉,雍容华贵,艳丽非凡。

只是眉宇间,似乎还郁结这一股淡淡的愠色,似乎有某种事情让她极为不耐烦。

她缓步走来,却有一股浩瀚的气息随之涌来,略一分辨,便知这是有八品中流的修为,比李少阳只差一点点。

李少阳都觉得压力不小,完全不敢大意,尽一切能耐鼓动万古圣心忍受,并且极力收敛隐藏的修为。

“哈,星凤姑,你总算来了,可是什么事情把你给耽搁了?”永昌星帝君主动起身,面带笑容。

永昌星帝君话中带刺,指责祖荒教母不给他面子,故意晾着他。

祖荒教母焉能听不出来,出乎意料,祖荒教母很是温和地笑了,道:“永昌星见谅,我确实有些私事耽搁了。”

祖荒教母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永昌星帝君还能说什么。

人家已经解释了,你再不依不饶,就显得自己小气了,没风度了,何况还是同族人。

永昌星帝君只好笑笑,不再提。

转身介绍李少阳,说道:“星凤姑,这位便是平君了。我听说星凤姑要见他,正好我也要来看看星凤姑,就顺道带他一起过来了。”

祖荒教母笑着点点头,竟说:“永昌星你真是有心了,怕我因为星夜的事为难平君吗?那你可小看我了。放心好了,其实在仙界,我就对平君有所耳闻,我找平君过来是有些事想跟他聊聊,没你想象的那么复杂。”

又一个直言快语。

李少阳心中暗自一凛,祖荒教母老辣之极,三言两语便能堵得永昌星帝君无话可说。

大约是永昌星帝君也有些语滞了,下意识地摸了摸脑门,尴尬地笑了笑,才道:“星凤姑想哪里去了,我岂会这般多心。既然星凤姑有话与平君聊,那我便先行离开了。”

永昌星帝君确实呆不下去了,三两句话被祖荒教母堵死,再坐下去就有点厚颜了。

不过,他倒也放心了,既然祖荒教母把话说明白,那定是不会为难平君了,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永昌星帝君冲李少阳点了点头,起身离开了。

祖荒教母竟然会对永昌星帝君说她早就耳闻过平君,这不是瞎扯淡吗?

可以保证在仙界,在最繁盛的诸天万界时代,绝对没有第二个平君。

祖荒教母这么说,分明是意有所指。

莫名的压力,便转移到李少阳身上来了。

不过,事已至此,见招拆招。

李少阳倒也不怵星凤姑,起身笑道:“见过星凤姑。”

祖荒教母没立即应答,挥手屏退了门下女仙皇,令大殿中只剩下她与李少阳,大殿门也呜的一声自动闭合。

一抹古怪的寂静气氛,就此浮现。

她轻迈莲步,走近李少阳,扭腰摆臀,面带笑容,不知为何,其一身气息,却与之前有了一种莫名的改变。

不觉间,令李少阳的心脏莫名地急跳两三下,犹如急捶大鼓。

凭心说,这时候的祖荒教母,真有万种风情,笑泛桃花,媚骨天生,如那上古妖姬,风姿绰约。

“不对吧,你叫我星凤姑。难道,你不知道我在仙界应该叫什么名?嗯,李国主?”

李国主?

祖荒教母竟然叫他李国主?

这什么意思?

试探吗?

不不不,绝对不是试探,是异常的肯定,是非常非常地肯定他就是李少阳。

还继续装平君?那还有什么意思。

再装,就自己打自己脸,平白让人小看自己。

李少阳把心一横,脸上一抹邪笑灿然:“哈哈哈,本来觉得你在仙云间叫星凤姑,便觉得跟别人一样叫你星凤姑。如若你觉得不习惯,就叫你教母好了。”

“平君,这么说你是承认你是李少阳了?呵呵,你倒承认得豪爽,就不怕我只是在试探你吗?”祖荒教母道。

“什么试探不试探的。我今天能来这里,本来就不准备隐瞒身份。只不过因为有永昌星帝君在旁,我便权当一会儿平君好了。”李少阳信口胡诌,丝毫没有半点紧张,撒谎对他来说,俩嘴皮子一动而已。

祖荒教母闻言,咯咯咯地娇笑起来,摇曳之处春光初显,轻纱掩不住的春光韵律。

她道:“李少阳啊李少阳,你真是无论走到哪,都永远这么胆大包天。你可知道我现在只要一句话,把你的身份捅出去,不说内环有人会直接下来杀你,单是这中环,就有不少人会让你走不出中环。”

李少阳摇摇头,轻狂一笑,道:“这可不一定。我既然敢单枪匹马来到这里,就有十足的把握安全地走出去。话又说话来,内环有我的仇人,你怎知内环就没我的朋友。或许,只需要一句话,我也能让星族在仙云间的人三月之内死个彻底。”

祖荒教母一怔,笑容微微地一顿。

她盯着李少阳直看,像是在揣摩李少阳话语里有几分真实。

但李少阳那一脸轻狂中灿然的自信,却又令人难以轻视。

“怎么?教母不相信我?”

“呵呵,看你这么自信,我就明白了,夜七星其实是你杀的吧。不是你亲自动手,是有人替你动手。”

“你觉得呢?”

祖荒教母又是一怔,暗骂这李少阳真是狡猾,真真是无论什么时候都不露真实底细。

一转身,又向李少阳走近了几步,带着一阵香风,坐到了李少阳身边的位置上。

娇笑道:“算了算了,不就是一个夜七星吗?死了就死了,我星族并不差这么一个人。只是李少阳,你这一下手,可就害苦我了。”

“哦?”李少阳故意瞪大了眼睛,笑得非常邪,微微一扭头,半侧面打量起了祖荒教母。

从上到下,从下到上。

目光掠过她娇媚的脸庞,划过丰满的,小腹,大腿,突然道:“莫不是夜七星一死,你就寂寞了?我听说夜七星地盘在外环,人却几乎都在你这里。有意思啊,教母。”

这话,也太邪恶了,简直是在羞辱人了。

可奇就奇在,祖荒教母只是脸色一变,却没生气,也没立马翻脸。

反而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俩眸子微微一眨,变得异常明亮,竟有丝丝动人心魄的目光流露出来。

“李国主,你好歹是一国之主,嘴怎么就这么不饶人呢?”说话间竟忽然抓起李少阳一只手。

李少阳倒也真不备,就被她抓了个正着,下意识地想要反击,却又立马发现祖荒教母的手并不带仙力,不具备攻击性,只是抓着他的手,竟往她那丰满处放去。

李少阳是人,还是个男子,就这份上能不下意识捏几下?

李少阳真捏了,下意识地捏了,还挺用力。

祖荒教母竟是闭上眼睛,轻哼哼了两声,好像十分享受的模样。

以至于,令李少阳心里极大震动,不禁暗骂:“这风sao的妇人,不会真这么饥渴吧?这可是当年鼎鼎大名的洪荒大帝的女人呐。妈的,既然你这么风sao,老子还跟你客气什么,哪怕吃了又能怎样,反正又不需要买单。”

这时,祖荒教母忽然睁开眼睛,媚眼含春,略带喘息地说:“李少阳,你觉得夜七星算什么东西,他纵使千想万想,他又有什么资格碰我,他连我的裙角都休想碰一下。”。。

最新小说: 我在异界提取万物 玄幻:我能提取万物基因 九境之主 系统滚粗,我靠装怂就能封神 武道升级器 我妻上将军,开局坑杀敌军四十万 我的影子开外挂啊 我真没想教公主造反啊 极恶之蓝 只想平平无奇的我被女帝听到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