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急不得(1 / 1)

“唉,考了个b……”

“唉,我也考了个b……”

“两个傻b!”

“哈哈哈哈……”

江森打听完会考成绩的消息,就没再来回乱跑,中午直接留在了教室里休修。只可惜,教室里并不安静。由于全班将近三分之一的人都拿到了a,渣渣们幸福得简直要溢出来。

江森趴在桌上,被吵得实在睡不着,干脆就坐起来,拿出早上发下的物理卷子,趁这个时间先写个三五六七八题。他摊开卷子拿起笔,当注意力一放到卷子上面,很快就物我两忘,自动过滤掉了四周杂音。过了许久,当他略微磕磕绊绊地终于写到大题部分,略微回过神来,教室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安安静静。教室后面的挂钟,悄然指向1点。

窗帘被人拉得严严实实,光线昏暗的教室里,满屋子的人终于消停,全都趴在桌上,睡得内心安宁。只剩下头顶上的两台吊扇,还在吱呀吱呀响着。

江森轻轻地把卷子翻了个面,心里一边嘀咕着物理这块,仍然还是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只可惜,没时间再拔高了——目测“顿悟”之后,实际上也不过就是从之前40来分的屌样,提升到70多分的水平而已。进步固然不小,可惜仍然是致命短板。

期末考试,大概率只能仰仗别的科目了。

“唉……”江森暗自叹口气,又埋头下去,继续做题。半个小时后,等他总算一鼓作气写完,能稍微闭目养神一会儿,教室的门,却又被人打了开来。

中午下小馆子的同学们,从外头回来了。

“死开!”一点半出头,张瑶瑶刚回到教室,就火力很爆棚地在江森耳边一声怒吼。

她中午在外面的小馆子里吃过后,又去附近的小游戏厅里蹭了一中午的空调。

然而很明显,冷气并没能安抚住她内心的暴躁。

江森闭着眼,安安静静地往里挪了下椅子。

张瑶瑶哼了一声,从江森身后走进去。

这时江森刚要重新校正椅子的位置,张瑶瑶忽又立马大喊:“走开!”

“嗯?”江森这才睁开了眼睛,一边及时停住了动作,很无奈地说道:“美女,走不开了啊,你看我后面都留出二十公分,没操作空间了。”

“闭嘴!蛤蟆精!少跟我说话!”

张瑶瑶连说话都开始无理取闹,气呼呼从江森身后又走出来,径直跑出了教室。

江森看着她越来越狂野的风格,不由得微微点了点头。

很快,奔放吧!自由的灵魂!

千万不要收敛你的天****起来!

不要给这个社会任何面子!

走廊外面,张瑶瑶前脚刚出门,还没走过走廊,就碰上了捧着一摞试卷走过来的张嘉佳。两个人在走廊上一照面,张嘉佳喊住张瑶瑶说了两句不知道什么话,张瑶瑶听完一跺脚,就满脸不甘愿地继续往前跑去。张嘉佳看得摇了摇头,才抱着卷子,走进了教室,随即进门就喊:“来!上周五的试卷发一下!第一名,胡江志,一百二十四分!”

“胡江志还没来!”教室后排有人大喊了一声。

张嘉佳逗逼似的回答:“不要紧,我不要他的人,我只要他的分。继续,第二名,江森,一百十八分!越来越稳了啊,麻子同学,渐入佳境啊。”

“哟~~~?”班上响起一片还是不太相信的声音。显然太多人还是没办法习惯,江森的数学成绩突然间这么突飞猛进,两周内连续两次考试都拿全班第二,这就有点猛了。

“不错不错。”张嘉佳站在讲台上,一伸手,就把卷子递到了坐在第一排的江森面前,“加油,只比胡江志少六分了,争取早日超过他啊。”

“别开玩笑了……”江森接过卷子,淡淡道,“要是拿他当个目标,这辈子不就毁了吗?”

张嘉佳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就哈哈大笑。

刚好这时,胡江志和胡海伟的后排男孩组们走进教室,胡江志见张嘉佳在讲台上笑得花枝乱颤,不由惊喜道:“诶?数学成绩出来了?”

“出来了,你第一。”教室后面马上有人把卷子交到胡江志手里。

胡江志接过试卷,满脸嚣张地问道:“麻子呢?”

那人回道:“一百十八分,第二。”

“切!”胡江志发出轻蔑且志得意满的一声笑,道,“垃圾!”

这声音有点大,张嘉佳立马笑道:“胡江志,你不要狂啊,人家第一学期期中考九十三分一直进步到现在,一步一个台阶上来的。刚才麻子都说了,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你小心点,不要阴沟翻船了。你们两个打的赌,夏老师不吭声,我可是记得的。”

张嘉佳这拱火的天分,也是没得说。

胡江志一听,果然立马气不过道:“我会怕他?我脑子里又没长痘痘!”

“行了行了,你自己脸上的痘痘也不少,高一五班三宝,谁不知道啊,哈哈哈哈……”

张嘉佳调侃地说着,捂着嘴哈哈大笑。

屋里的学生们也绷不住了,纷纷跟着轻笑起来。

“我草……”胡江志毫无办法,只能满脸尴尬地坐下来。早上被江森的自杀式攻击搞过一次后,他现在明显感觉,自己好像再也不能拿江森的痘痘说事了。

全班笑了好一会儿,张嘉佳才继续往下报。

“张荣升,第三名,一百一十六分,哈哈哈……”刚说了一句,又忍不住再次笑出来,然后在满屋子人疑惑的目光中,很欢乐地给小荣荣起了个新外号,“张三宝,哈哈哈,你们班吉祥三宝……”

“我日……”刚进屋坐下来的张荣升脱口而出。

他心里复杂地站起来,起身去拿过了卷子。

又只比江森少考了两分,这种被稳压一头的感觉,简直是……

岂可修!岂可修啊!

卷子一张接着一张,从张嘉佳的手里发下去。

很快的,等全班的卷子都发完,上课铃也就响了。

历史和地理两门会考结束后,周一下午的前两节课,刚好被数学和英语代替掉。张嘉佳又跟大妈商量了一下,把最后一节数学课和第二节英语课调换了位置。所以现在周一下午,就是连续两节数学,外加连续两节英语。江森他们倒是无所谓,但估计大妈会真的非常想死。

张嘉佳也不喊上课起立那一套,直接进入主题:“开始上课啊,这次考得呢……凑合。这两节课,我们好好把卷子给分析一下,时间很充裕,不想听的同学可以跳楼,哈哈哈……”

台下所有人:“……”

江森则转头看了眼边上空着的座位。

心想张瑶瑶出去半天都没回来,莫不是掉坑里了?

……

高一年级办公室里,张瑶瑶正坐在张嘉佳的桌前,拿着笔跟卷子死磕,脑子里一片仿佛宇宙大爆炸似的混沌。从一点半出头,提前过来补考,做了二十来分钟,选择题倒是全都做完了,但草稿纸却愣是没有被使用过的痕迹。

此时上课铃一响,好几个下午第一节没课的老师,就忍不住走了过来。邓月娥笔直地站到张瑶瑶身后,颇为好奇地看着这张十八中高一期末测评试卷。史丽丽、张雪芬几个文科生,也忽然间对数学这门科目,焕发出了浓厚的兴奋。而夏晓琳作为班主任,自然更不能放过这种能直接监考自己班学生数学考试的机会。一群老师,将张瑶瑶团团包围。

张瑶瑶原本就满脑子浆糊,这会儿正好做到填空,原本是想着随便写个0或者1之类的答案,然而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实在没脸直接这么干。

于是在半个屋子的老师充满关切的目光下,她最终连十秒钟都没撑过,差点要哭出来似的喊道:“老师,你们别看了,你们这样看着,我写不出来啊……”

然而进了办公室,哪儿还轮得到她说了算。

几个老师立马纷纷教育起来。

“这点压力都承受不了,以后还怎么高考啊?”

“你做你的,我们看我们的,不影响的。”

“注意力集中起来,就感觉不到我们了。”

“补考嘛,都已经多给了你一个星期的准备时间,这还有什么好怕的?”

一句句冷酷无情的话,犹如一把把刀子,接连扎进张瑶瑶的心里。

张瑶瑶满心窝火地低着看着卷子,心里各种念头此起彼伏。一会儿骂老师多管闲事,一会儿埋怨都是江森害的,但唯独就是没有做题的心思,手握着笔,半天没动。

而站在她身边的老师们,也同样一动不动……

敌不过,我不动。

两边仿佛两军对峙,谁都没有要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意思。

过了许久,张瑶瑶终于还是敌不过老师们的耐心。

她犹豫再三着,最终还是硬着头皮一咬牙,抱着侥幸的心理,在身后一道道目光的注视下,随手就在试卷上,胡乱写下一个答案。

然而这一次,她却没能再平常那样,被这个世界轻描淡写地放过。

“诶!怎么乱写啊?”

原本安安静静监考的夏晓琳她们见状,立马七嘴八舌教育起来。

“张瑶瑶你平时上课都不听的吗?”

“诶哟!草稿纸怎么都空白的?选择题就这么瞎蒙啊……”

“啊——!别吵了!别吵了!”

在老师们义正词严的教育下,张瑶瑶的内心防线突然间毫无征兆地全线崩溃,她捂住耳朵,无比暴躁摇着头,随即又情绪失控地怒吼起来,“你们这些人是不是有病啊!这么盯着我干嘛!干嘛啊!我会不会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啊!我就是不会!我就是傻逼!你们满意了吧?满意了吧?!”

这情绪爆发力实在太强,夏晓琳几个人顿时被张瑶瑶的反应吓得不敢吭声。

而且不仅如此,就连隔壁高一五班的教室里,正在讲题的张嘉佳听到这响彻楼道的骂声,也都不由得停了下来,脸上写满震惊和错愕。

“完了,被逼疯了。”

“我草,张瑶瑶太猛了……”

“我特么服气。”

高一五班的教室里,从前排到后排,满屋子人纷纷嘀咕。

唯独教室最前排,独自坐着的江森,满脸痛惜地叹了口气,轻声叹道:“教育孩子这个事啊,还是需要耐心,急不得,急不得啊……”

最新小说: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美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绝世战王 直播在荒野手搓核聚变 葬唐孤王 开局继承江南鞋厂,打造国货之光 我是妖魔收藏家 和马赛克相亲相爱那些年[快穿] 我在大唐吃软饭 开局登基当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