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都不容易(1 / 1)

江森考完试从机房出来,刚好赶上11点40分学校放学。五六百号中午在学校吃的小毛孩子和老毛孩子,加上各年级段的老师们,正乌泱泱从四面八方涌向食堂。

江森其实性格略微内向,不太喜欢这样拥挤的场面。

不过不喜欢归不喜欢,总归也只能由他去适应环境,而不能要求环境去适应他。就像前世的时候,再不喜欢,也得上台去领奖啊,再不喜欢,也得去开会啊,再不喜欢,也得时不时接受一两家连名字都听过的小媒体的采访啊,再也不喜欢,也得接受女读者的纠缠啊……

出门在外,喜欢的不喜欢的,在没能力拒绝之前,都只能耐心去承受。

等真有哪天熬到像程展鹏这样,能在行业或者单位里说一不二了,那中午还吃毛的食堂?当然是吃小蓉蓉做的爱心小便当!吃完小便当,还能再吃一口小蓉蓉……

“明天初三的一回家,学校就能安静多了。”

“是啊,真快,一年又一年的。”

“明年这时候学校压力就大了,又是高考又是中考的。早上晨会的时候,我看程校长都着急了,一千块的奖学金,初中一年的学费也没这么多……”

江森不紧不慢地走在人群中,听着前头几个不认识的初中老师,讨论着今天早上程展鹏说的那些事,心里始终很淡定。考试嘛,只要准备到位,发挥正常,也就没什么了。

相比之下,他反倒比较习惯于在考试结束后紧张。

等分数这段时间,才是最折磨人的……

然后边走边想,忽然就感觉到四周到处投来嫌弃的目光,周围一米多范围之内,慢慢开始没了人影,接着就这么一路走进食堂,片刻后等他端着餐盘找了个稍空的桌坐下来,同桌的几个小女生,顷刻间用餐完毕,饭都没吃几口,就跑得干干净净。

而且跑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其他人过来坐下……

看到小孩们如此夸张的反应,江森瞬间就意识到,他今天的皮肤状况,可能是又恶化了……

“妈的,一定是最近吃太好了!”江森把责任全都推到了伙食上,然后呼哧呼哧,气愤地干了两大碗下去,十几分钟后,就很为同学们着想地吃完走人,免得让人觉得倒胃口。

所以在为人民服务这件事上,江森历来很有自觉,绝不会主动惹人厌,除非涉及到核心利益,不得不这么做——就好比说去年这会儿,他死活求县里担保他来十八中读书,当时是从头天早上在县教育局门口开始跪,一直跪到第二天中午,跪到最后差点命都没了,才让县里把他塞进了某个只有关系户才能进的名单中,这才总算见到了程展鹏。

不然的话,最多只进瓯顺二中,学校地点就在青山民族自治乡,他那个便宜爹八成能把他的高中学业给搅黄了,根本不用指望熬到上大学。

摸着吃得很饱的肚子回到寝室,时间刚好12点整,寝室里的几个家伙,不是吃得晚、就是吃得慢,这会儿全都还没回来。江森直接从床底下拿了脸盆,日常饭后要洗脸。

不过今天去到水房后,第一件事,却是先稍微处理了一下痘痘——所谓的处理,其实也没什么讲究,无非就是洗干净双手后,直接用指头挤。挤个约莫三四分钟,把那些爆出来的白点全都清理得差不多,再用透明皂洗洗,这便收工完活儿,半点不耽误时间。

感受着脸上若隐若现的疼痛,江森端着脸盆走到水房外,又忍不住多瞥了眼水房门口的镜子。镜子里头的那张脸,哪怕刚刚收拾过,还是照样那样直击心灵,让人灵魂崩裂……

江森他毫不怀疑,就单冲这张脸,如果他这辈子无法取得比普通人高出至少三五十倍的成就,这个社会绝对连正常待遇都不会给他。这倒不是说社会病态了,不看脸不行了,恰恰相反,正是因为江森太过于明白,“看脸”才是世界的常态,才会对未来感到由衷的焦虑。

但即便如此,江森也从不责怪这个世界——不仅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是一条恶劣的颜狗,并且十分憎恨双标的行径,更因为他还能从完全理性的角度,解释这个现象的底层逻辑。

从最基础生物本能的角度来分析,一旦资源充足,生物必然更倾向于让种群内更优质的基因,更多地延续下来。但问题是,要判断一个人的基因到底是好是坏,又是没有具体量化标准的。

在这个情况下,一个人的身高、体型、肤质这些能代表其健康水平和父母体质的外在条件,就成了反映其基因优劣程度的第一指标。所以“看脸”这回事,说到底,就是人类向往优秀基因的本能。

尤其越是太平时节,当普通人都能生活得相对生计无忧的时候,社会对审美的要求,也就越发地精细,乃至苛刻。而当这种苛刻的标准,逐渐被社会所认可,“脸”这个东西,便会变成在功能上向学历靠拢——两者同样作为敲门砖,学历是社会属性的敲门砖,脸则是自然属性的敲门砖。

敲门砖这东西,说实话,解决不了绝大多数的实际问题。

但对人生而言,它可以放着没用,却绝对不能没有!

因为没有这玩意儿,就不是能不能解决问题的问题了,而是连参与解决问题的资格都有!

因此从现实意义上来说,敲门砖作为一种入门资格,当然是越牛逼越好。

学历越高,肯定起点越高,有能力上更好的学校的,就一定要拼到最后一口气,能读研究生的,就绝不该止步于本科,能拿博士学位的,就一定要咬牙拿到手。

同样的,长得越好,肯定机会越多。

女孩子天生貌美如花的,就是天生的生存优势。男的长得帅的,很多时候办事,也肯定比长相普通的人更容易打开局面,就像十几年后国内小鲜肉当道,根源也正在于此。

因为从根子上讲,小鲜肉就是天然手握进入体制外资本资源体系敲门砖的那批人。

只可惜一些小鲜肉团队实在过于文盲,总以为手握敲门砖就是拿到了财富密码,却压根儿不明白,砖头就是砖头,单靠砖头,是换不来真金白银的。

于是一批空有敲门砖却没有谋生能力的小鲜肉,最终也就踏上了豁出一切脸面、奉献短暂青春、牺牲肠道健康、抛却所有荣辱,为社会公共服务事业添砖加瓦的不归路。

哪怕是一些看着还行的帅哥,私底下也无奈地承接着类似的业务。

因为如果敢拒绝,他们可能很快就会变成全职接业务的。

而更更可鄙的是,随着全社会各行业产业化程度的加深,当所有门类的敲门砖,也都逐渐可以花钱买到手,这便又造成了甚为严重的不公平竞争现象。学历这一块暂且不说,只说那些靠整容得来的假脸,尤其是一个普通男人,靠着整容和涂脂抹粉上位,这本身就属于一种作弊行为。

通过这样的作弊手段,一个高考连400分都考不过的沙雕,就能堂而皇之地享受和他们自身能力极不匹配的社会财富和资源,乃至肆无忌惮地到处传播他们本身十分质量低劣的基因信息。

因而小鲜肉挨喷,完全可以看作是一场基因遗传学、社会行为学和瞎瘠薄扯淡学层面上的,普通人参与生殖权力竞争的讨伐作弊运动。

小鲜肉群体的存在,挑战的不仅是社会的审美底线,更是人类种群繁衍十几万年的生存规则。

而按中国历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传统,皇帝老儿乱来都要被拉下马,何况半人半鸭的人造阴阳人乎?——还是那句话,坏规矩的人,哪个能有好果子吃?

所以江森前世没钱的那会儿,也很爱顺应人民呼声,跟着广大群众一起骂。

因为骂的角度到位,日常直戳鸭粉们的肺管子,所以几乎在每个平台,都有多个帐号光荣牺牲。最高峰的时候,甚至有过除了自己吃饭的作者号,其他平台一概无法登录的纪录。

为此某平台著名大v喷子,还特地为江森死掉的诸多马甲打包送上过一副挽联:“无须刀枪亦见血,斩鸭只用屌和逼。”将江森强大的喷力和专攻下三路的战斗方式,清晰地描绘出来。

这种战斗风格,直到后来很久很久之后,江森稍微有了点钱了,才逐开始收敛。因为那会儿,他跟所谓的“上流人士”有了接触才知道,原来这些事儿,无非也就是王八配绿豆。

像真的基因好的姑娘,是绝不会倒贴敲门,把自己送进小鲜肉房里去的。

而能自己送上门去倒贴的姑娘,一般是个什么智商,广大吃瓜群众们心里,基本也都有数——除了极个别拿小鲜肉当生活用品的牛逼姑娘例外。对这些牛逼姑娘,江森当然不敢鄙视。

不仅不鄙视,还得狠狠地respect一下。

这特么才叫新时代的妇女解放运动呢!

就算道德层面上略有瑕疵,那主要也只能怨社会风气如此。而且姑娘们自己挣钱自己花,只要警察叔叔们不主动去管,她们享受一点男女平等的红利,那显然也无可指摘。

前世很多时候,江森在面对这些牛逼姑娘时,经常会在她们自由奔放的灵魂面前,忍不住地由衷反省自己,是不是他才是被封建礼法束缚住的那个?

这样的姑娘,江森觉得自己何止是配不上,简直就是想一下都没资格!

所以也正因如此,江森前世哪怕有钱之后,裤裆也从来没机会松开过。哪怕三不五时就要陪同行和陪老板们去各地娱乐场所实地采风,但向来都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于是这才一不留神,将万恶的童子身保留到了出车祸的那一刻。

出事的时候,他的卡里甚至还有五百多万没来得及花掉——原本是打算看上哪个地方的“不牛逼姑娘”,就用这笔钱在当地买套不大不小的婚房的。

结果谁能想到,就在他无限有可能达成成家立业这个人生成就的关头,居然就尼玛的重生了!

苍天呐!六月飞雪啊!!

就这么一个地狱级开局,你确定从那场车祸重生回来吃苦的人应该是我,而不是另外某个该挨千刀的王八蛋?会不会这只是个误会而已?

江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得满心不是个滋味。

难,真的难,我真的不想重生啊……

可再苦再难,总归还是得活下去。

就像上辈子那样,无非是有些东西老天爷不给,就只能靠自己去挣。

说破天去,也就是重来一次罢了。

大不了……老子这回也做个弊!

等将来有钱了,整容去!

“妈的!”江森咬牙切齿地想着,听到水房外有动静,转头就往外走。

然后刚走出水房,就迎面遇上了林少旭。

两人四目相对,林少旭显然情绪很不对劲,一声不吭地就跟江森擦肩而过。江森一愣神,这时楼下又忽地传来张荣升兴奋的喊声:“历史会考成绩出来了!历史会考成绩出来了!”

“成绩出来了?”江森一听,立马就把林少旭当成了空气,快步走到楼梯口,大声冲楼下问道,“你哪里看到的?”

张荣升高兴地大喊回答:“夏老师那边拿到成绩了!我是a,哈哈哈哈哈~”

江森闻言,顿时午觉也不想睡了。

他立马扭头走回寝室,把脸盆往床底下一放,就飞快跑出了宿舍楼。然后顶着中午的大太阳,一路小跑回到教学楼二楼,走到教师办公室门口,办公室里头,已经满屋子人头攒动。

全都是询问成绩的。

“夏老师!”江森大喊着,匆忙挤过人堆,走到夏晓琳跟前。但不等他开口,夏晓琳就先笑着说道:“江森,不用问了,是a!你放心,你这个两百块奖金,跑不了!”

江森听到这个结果,就算事先明知道结果不会差,可还是感觉一颗石头落了地。

重生者上位,也要讲基本法。

不管什么级别的大高手,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难。

想成人上人,就没有一步会是容易的。

————

跪求月票!跪求推荐票!

最新小说: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美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绝世战王 直播在荒野手搓核聚变 葬唐孤王 开局继承江南鞋厂,打造国货之光 我是妖魔收藏家 和马赛克相亲相爱那些年[快穿] 我在大唐吃软饭 开局登基当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