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财不外露(1 / 1)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早上七点四十分,学校的广播里又日复一日地响起《运动员进行曲》。

人声鼎沸的教室里前排,江森放下了手里的错题集。其他渣渣们,也都纷纷停下手里没来得及抄完的周末作业,走出教室排队。

“啊……”张荣升打着长长的呵欠,一脸没睡醒的样子,见江森走到他身后,随口问道:“森哥,你昨晚上没回来睡吗?是不是晚上出去做什么坏事了?”

“昨晚上十一点多回去的。”江森淡淡道,“寝室里的人都还醒着。”

张荣升不由奇怪道:“我怎么不知道?”

江森欠欠地来了句:“人醒着,猪睡了。”

“滚!”张荣升骂了一句,瞬间精神抖擞,又大声道,“我早上起来,明明看你床上就没人!”

这个时候,队伍前面的邵敏却转过头来,冲张荣升喊道:“小荣荣,麻子早上五点多就出门了,我起床撒尿的时候看到他下楼了。”

张荣升一听这话就被震惊到了,忙问江森:“森哥,你疯了吗?那么早下楼干嘛?”

江森淡淡道:“看书啊。”

张荣升不由转过身来,上下打量江森几眼,仿佛自我安慰似的开始嘴欠:“也对,你反正也已经长不高了,人生已经没希望了,确实应该早起学习,对你的将来比较有好处。

我就不行,我还没发育,必须保证睡眠时间和质量。森哥,你好好努力吧,长得丑就要比别人更努力,更何况你又矮又丑,我支持你!”

张荣升大清早地犯病,没事找事地酸了江森一通,听得全班上下一阵大笑。

江森心里当然多少是有点小无语的,但是这种情况,他越反抗只会越招致更加没人性的语言暴力打击,所以只能选择跟张荣升互相伤害,说道:“有些茶杯犬吧,生来也就巴掌大,小的时候总以为自己能长成一只狼犬,但是基因这个事情,真的是没办法的。不是说发育没发育的问题,是有些人不管发育没发育,这辈子矮就是矮,大概率就是没得救。

就跟数学一样,智商高就是高,低就是低,个别小同学最多也就是在十八中考个全班第三的水平,天花板就到这儿了,智力所限,无以为继。

像我这种又丑又矮的,勉强还能通过努力来改变命运,但是又矮又笨的就没办法了,各方面都是硬伤,我真的很替这些同学的将来感到担忧啊,唉,愁死我了……”

江森说得那叫一个语重心长。

张荣升却瞬间就听得火冒三丈——骨子里对自己的智商要比对自己未来的身高还自信的小荣荣,被江森戳中这个“笨”字,顿时就跟猫被踩到尾巴似的,当场说炸就炸,恼羞成怒大吼:“放屁!你才又矮又笨!你又矮又笨又丑!”

这喊声传到队伍前面,胡江志听到这话,立马放声大笑:“哈哈哈哈!高一五班一对宝,一个又矮又丑,一个又矮又笨,笑死我了……”

江森一听这话,不由冷冷一笑。反正他已经浑身是屎,哪儿能让胡江志跑了,大声道:“你识数不识数啊,明明是三个宝,你自己不算啊?不是还有个你,又丑又笨么?”

胡江志闻言,笑声顿时戛然而止,喊道:“你妈逼!老子全班第一!”

江森直接跟上:“全班第一就不丑了吗?”

胡江志气得直跺脚:“操!我特么在跟你说成绩!”

江森死缠烂打道:“全班第一就能改变你长得丑的事实了?”

“我草!”胡江志三句都没绷住,“我特么再丑也没你丑!”

江森直接同归于尽,用更大的声音吼回去:“那特么你自己都知道自己丑,到底哪儿来的脸说别人丑?胡二丑!你特么脑子被屎崩了吗?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搞不明白,你还敢说自己智力没问题?”

“我……”胡江志面对全国顶级“喷之力”九段选手的全火力输出,大清早的,被江森喷得眼珠子都发直,整片走廊上的人,也全都跟着一阵无语。

杀敌八百,自损一千,江森这种视死如归的喷法,简直尼玛的恐怖。

“喊什么?喊什么呢?”这时夏晓琳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总算维持住了场面,然后立马抓到捣乱的三个元凶,目光依次从江森、张荣升和胡江志身上扫过,说了句,“你们三个,全班第一、第二、第三,三宝是吧?我看行。”

“哈哈哈哈……!”这一下子,全班顿时集体就笑疯了。

班主任御口亲封,连后排男孩组都调侃起胡江志来。

“江志,三宝啊。”

“江志是大宝还是三宝?”

“滚滚滚!”胡江志烦躁得要死,没踩住江森,反倒被抹了一身的泥。

只有胡海伟,面露得意的神色,摇头叹道:“唉,你们这些垃圾基因啊……跟你们一比,我自己都忍不住觉得自己简直完美……”

“行了行了行了,下楼了……”夏晓琳烦躁地吼着。

高一五班的队伍,终于下了楼。

江森下楼时排在队伍最后面,屁股后面只跟着张荣升。下楼后跟着楼下高二的队伍一直跑,跑到操场后,大个子们继续往里跑,江森和张荣升排在队伍最后,落位就正好站到了最前排。

全校一千多人,轰轰闹闹十来分钟,面朝着广播站讲话台的方向陆陆续续站好。

没一会儿,广播站里的音乐声停下,整个操场,也逐渐安静下去。

然后斜对着讲话台的江森,便看到曾有才拿着话筒,一副我很牛逼的表情走上讲话台,用很装逼的语气说道:“立正,稍息。我先来说一下,上周各班的卫生情况……”

其实临近期末,学校各种该干的事早就已经干完。曾有才纯属没话找话,硬是把卫生、纪律这些老掉牙的又鸡毛蒜皮的小事回来反复地强调了几遍,听得全校师生全都有点不耐烦。

江森站在前头,心里背着政治课本的目录,熬了二十来分钟,终于等到曾有才终于放下话筒,全场明显不约而同地长舒一口气,各个都以为今天总算可以早点回教室了。

不想就在这时,程展鹏居然又走了过来。

老色批校长迈着全校老大才敢有的步伐,慢吞吞走到讲话台下面,然后也懒得再走上去,直接站在讲话台下面的广播室窗户前,随意地举起了手。

站在讲话台上的曾有才,急忙弯下腰去,随即发现弯腰还是不够,就干脆单膝跪下来,再继续将身子往下探,半跪半趴地,毕恭毕敬将话筒伸下去,递到程展鹏手里。

程展鹏接过话筒,手里也没个讲话稿,直接就用他并不标准的普通话,开门见山地白话起来:“同学们,学期马上就要结束了,一个月都不到了。今天是倒数第三个星期。也就是说,把今天算在里头,不算星期六、星期天,大家这学期上课的时间,总共也就只剩下十五天。

所以我想,到了这个时候,大家也该适当地先收一收心,先不要去想暑假要怎么玩。等你们考完了,有的是时间去计划,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期末考。

尤其是初三的同学,你们下周就要参加中考,该强调的,你们班主任肯定都强调了几百遍了,我在这里,也就只能祝大家考试顺利,发挥出自己应有的水平,希望你们都能为自己争口气,为你们的父母和家人争口气。只要你们为自己和自己的爸妈争气了,那也就是为学校争了气。希望今年夏天,我能收到大家的好消息。”

啪啪啪啪啪……

台底下的初三毕业生们,热烈地拍起巴掌。

程展鹏又继续道:“但是我还是要多叮嘱一句,初三是今天上完课,明天开始,就是自己在家里复习了,对吧?我希望这最后几天,大家只是身体放松,但精神千万不要松。

给大家这一周时间,是让你们自己查漏补缺的,不是让你们提前放假的。你们这个星期放假,但学校里的老师不放假。有什么地方需要老师指导的,随时过来。知道吧?”

操场上的初三考生们一声不吭。

江森却忍不住呵呵一笑。

妈的,中考前放假一周,简直是疯了……

这么做除了让原本高度集中的注意力迅速分散掉,这有什么别的意义?让身体放松这种事,真差最后这几天的时间吗?就算真的需要放松,最多最多,两天也绝对足够了吧?

要知道东瓯中学可是一直到高考前一天,才花早上半天时间,带学生们去考场认个门,然后下午回学校马上继续学的。顶多是考试前一天晚上,比平时早半个小时休息。然后考试当天早上吃过早饭,学校就安排大巴,直接警车开道送学生去到各自的考场……

在人家的字典里头,考试结束之前,根本就不存在休息这两个字!就算十八中初中部的中考没资格和东瓯中学的高考相提并论,但考试的道理,却是一脉贯通的。哪儿有考试前放假的道理?这不是临战之前把最重要的一口气给放了吗?

菜鸡学校的教育水平,真的是让人捉急……

江森心里吐着槽,另一边程展鹏这头叮嘱完初三,又接着敲打了一下初一和初二。

“还有初一和初二的同学,你们别以为时间还多,我告诉你们,不多了!三年一眨眼就过了!现在不抓紧打好基础,将来等考试的时候就算想临阵磨枪,你也磨不动!没那个磨枪的本事!”

十八中这破怂学校,每年招生都像抽奖。抽到一个家里没钱去读私立初中的优秀学生,就相当是中了头彩。但终归中将的几率不可能一直都那么高,往往每当某一届学生考出不错的成绩,但到下一届和下下届,学校就不得不面临“智商回归”的问题,把程展鹏愁得要死。

而最近更不幸的是,十八中前些年其实并不坐落在振瓯路上,而是位于更加市中心位置的百里坊。但后来因为旧城改造,学校不得不搬到现在的新址后,生源划区范围也就跟着发生了变化。现在学校的生源区内,基本都是以平均学历较低的拆迁农村移民家庭为主。

然后各方面的因素一叠加,十八中的初中生源,就结结实实地比前些年更糟糕了一些。

眼下十八中的这届初三学生,已经是十八中最后一批“较优质生源”,勉强算是出了几个可以考上东瓯二高甚至东瓯中学的孩子——当然只是乐观的、理论上的。

但初一和初二的成绩,就相当一言难尽了。

别说东瓯二高,能整体普高率达到40%,就算谢天谢地……

“同学们,学习的事情,还是要多多自觉啊。你们的父母培养你们上学,那都是花了极大的心血的,你们不要以为读书苦,你们爸妈现在过得,比你们苦多了。

送你们来上学,就是为了不让苦日子一代又一代地继续下去,你们要珍惜读书的机会!懂不懂?还有我们的老师们,班主任们,我们学校今年初一和初二的整体基础,确实要比初三这一届的同学,稍微薄弱一些,初一和初二的老师们,要多费点心……”

程展鹏说到这里,心里头忍不住叹口气,然后停顿了好一会儿,才继续往下讲:“初中部呢,我就说到这里,再说一下高中部。高中部,咱们高二四个班的同学,明年这个时候,就已经结束高考了。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你们连一年的时间都不到了……”

“嗯?”站在江森跟前的张荣升,明显楞了一下,“明年这时候就结束了?”

江森一听小荣荣这个疑问句,并没有吭声,只是仔细一想,又不由觉得十八中是真的有够闭塞,外面都高考结束了,这里居然连半点讨论一下的气氛都没有。

而且别说讨论,甚至居然连消息都没有!

末流学校,真的太惨了……

人家牛逼的学校,连往年出高考题的老师都请来了,而十八中的学生,却连今年高考已经考完都还没注意到。资源配套差到这种程度,如果不靠基因变异,这还怎么考?

江森默默地重新审视着十八中的教学环境和条件,一边听程展鹏继续往下说:“我呢,还是那句老话,我要代表学校,感谢你们。感谢各位高二的同学给我们机会,让十八中成为你们的母校。你们是十八中高中部的第一届学生,不论最后的成绩怎么样,学校都以你们为荣。但这并不是说,我就对大家的成绩不作要求了。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在最后这一年里,把身上所有的力气全都用出来。不要辜负你们的高中时光,不要辜负你们最宝贵的青春年华。”

啪啪啪啪啪……

操场最边缘的高二四个班,响起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高二某个班的年轻班主任站在前头,笑着大声说道:“听到没!期末考给我考好一点!校长看着呢!”

“嘿嘿嘿……”高二的人堆里,又发出懒懒散散的笑声。

笑声中听不出任何能考出高分的底气。

单看精神面貌,这批十八中的首届小白鼠,估计最多也就出个普通二本了。

唉……

就站在高二队伍旁边的江森,心里轻轻一叹。

这时前方讲话台下,程展鹏忽地又话锋一转,并且连嗓门都抬高了几分:“高二的同学要加油,高一的同学,就更加要努力!因为实话实说,我对今年的高一同学,是更加寄予厚望的!也必须对你们寄予厚望!因为你们是踩着你们高二师兄师姐们的肩膀过来的,你们不能对不起你们高二师兄师姐们的牺牲和付出!是他们先给你们趟出了路,排掉了路上的雷!

你们要是考不出好成绩,那不仅是对不起你们自己和你们的父母,也对不起我们整个十八中为你们的付出!我可以很负责地讲,十八中今年一整年的经费,有超过三分之一,都是用在你们高一这一个年级段上面,学校为你们,是下了血本的!”

这话说得就有点厉害,全都上下,不由全都发出微微地感叹声。

但随即下一刻,程展鹏就又说了句更厉害的:“我现在向你们宣布一个好消息,今年高一期末考试,全市统考。考出优异成绩的同学,全校第一名,奖学金一千元!第二名八百,第三名五百。前十名每人三百块钱!成绩出来,马上发钱!”

话音落下,全校上下,顿时一片哗然:“哇!”

“这么多钱?”

“为什么高二没有啊?”

“早点说啊!早点说我就好好学习了啊!”

“呵,好像你好好学就能拿第一似的。”

“草泥马……”

整个操场上,一片嘈杂。

这个时候,程展鹏又明显意有所指地接着说道:“尤其是个别家庭条件困难的同学,要是能考进全市较前列名次的,学校会承担你们接下来两年的所有伙食费和生活费!你们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能不能过得好,就全看你自己有多努力了。”

这话一出口,站在队伍前的几个班级的班主任,夏晓琳、邓月娥全都不由自主,纷纷望向站在前排的江森,就连张荣升,也不由自主,转头脱口而出:“江森!”

而相隔较远的地方,还有不少人,则全都将目光,投向了一班的林少旭。

“江森……”夏晓琳忍不住走上前,笑盈盈问道,“有信心吗?”

边上几个班级的学生,全都望向江森,又默默移开了视线。江森却只是很平静地笑了笑,回答夏晓琳道:“老师,财不外露啊,就算知道结果,提前说出来也不好的,会遭人眼红的。”

“我日……”张荣升立马翻起了白眼。

左右四周,更是不约而同发出阵阵笑骂。

“我日!太嚣张了!”

“想打人了……”

“麻子化学考一百飘了啊……”

阵阵吵闹声中,程展鹏若有所思地来回看了看一班和五班。

而在高一五班的最后面,胡江志则装出无所谓的样子,酸酸地说道:“第一名也才一千块,没意思……”

————

跪求月票!跪求推荐票!

最新小说: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美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绝世战王 直播在荒野手搓核聚变 葬唐孤王 开局继承江南鞋厂,打造国货之光 我是妖魔收藏家 和马赛克相亲相爱那些年[快穿] 我在大唐吃软饭 开局登基当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