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三年学(1 / 1)

江森快刀斩乱麻地处理完周末打零工的事,回学校后顿感一身轻松。

虽然肯定得罪了老板娘,但是以他对老板娘的了解,这种恩怨还是很容易化解的,等有钱了给她塞个千把块,来个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老板娘必然分分钟把他夸成世界第一好人。

相比之下,这样裸辞后真正比较实际的后果还是——

周末两天就没早饭吃了,因为学校食堂周末白天不开工。

不过这倒也算不上什么大的问题,反正周末早上不吃饭,向来是他的传统保留节目,再加上现在中午还能补回来,确实也不在乎这一顿两顿的。

但话又要说回来,要不是他及时提高了学习成绩,他这份工,还真不知道还要打到什么时候。每周两个白天,一整个学年下来,就是多少可以拿来刷题的时间?而他牺牲了那么多时间,换回的却只是周末两天的口粮。就投入和产出来看,时间拖得越久,就越不合算。

而且万一要是一直这么恶性循环下去,他的学习成绩上不来,吃不起饭这件事,也就没办法像现在这样捅穿了到处说,就连程展鹏估计也会看他越来越不顺眼,指不定哪天就真被赶回青山老家去了。不过总算是万幸,他终于还是在高一结束前,就终结了这段苦逼的打工生活。虽说离期末考还远,但化学满分的卷子一出,基本上学校就不可能再看着他饿死。

而且退一万步讲,眼下他还有了田径队的支持,就算他这次期末考砸了,起码也还有校队给的补贴。就算不能凭学习成绩挣到饭钱,可他牛逼的身体素质,也依然是另一道意料之外的保障。总归,天无绝人之路,吃饭的事情,目前总算是完全得到解决了。

只要不是放假,就不会再有挨饿的可能。而且如果能学习、训练两不误,都能达到学校的预期,那估计别说是吃饭,指不定连买生活用品和文具的钱都能一并省下来。

说不好,还能攒下点零花钱来。

“唉……”曾经好歹千字五百块,多打几个省略号就能混碗蛋炒饭的网文界大佬,今日居然沦落到这般要为柴米油盐费尽心思的地步,江森自己想着,都忍不住想乐。

这忆苦思甜的生活,算是体验得着实够深刻了。

那么接下来,就是好好学习,静待成果了……

整个周末,江森铆足了劲儿,在教室里看了整整两天的书,因为没钱买课外习题册,就把之前做过的数学和物理的卷子,来回反复地又重做了一遍。尤其是物理,开窍之后再回过头来看上个学期和这个学期自己写下的那些造孽的答案,那感觉简直不要太刺激。

江森耐着性子,从上学期第一单元的物理试卷开始翻,一道一道地把错题摘出来,两天时间,就把高一上学期前半学期的物理内容,扎扎实实地给重新过了一遍。

等到周日晚上,寝室里的张荣升、胡启和罗北空陆陆续续回来,张荣升一进门,邵敏就跟他抱怨:“麻子这两天很用功啊,都自己一个人躲在教室里看书,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晚上睡觉他都还没回来,我白天睡醒他人就不见了。你们看,现在都还没回……”

邵敏指了下张荣升的闹钟。

时间已经是晚上8点多。

张荣升不禁道:“他有没有可能是被什么妖精鬼怪给迷住了?”

“不一定哦~”邵敏一下就表情淫荡了,“不该会一个人在教室里,****……”

“别胡说了。”胡启是真的敦厚,说道,“我是没他那个水平,不然我也每天去教室自习,说实话寝室也太吵了,我每天晚上写作业,注意力都集中不起来。”

“啊?哪个狗生的敢吵你?”罗北空一下就蹦起来,“跟哥说!哥去弄死他!”

邵敏、胡启和张荣升,全都沉默地望向罗北空,谁都不说话。罗北空安静了几秒,转移话题道:“洗澡、洗澡,妈的,热死我了,这破逼学校连个空调都没有,真尼玛穷……”

说着就拿起脸盆,哼着《古惑仔》的小曲儿,摇摆着出了门。

屋子里三个人,忽然失去了吐槽的方向,集体莫名其妙地安静了好几秒,邵敏忽然道:“妈的!写作业、写作业!我作业都还没写完!”

“你作业还没写完?”张荣升也回过神来,改吐槽邵敏道,“你这两天一个人在寝室里都干什么了呀?”

邵敏一下子就心虚又烦躁地大喊起来:“你管我干什么!反正我又没犯法!”

胡启对邵敏有点双标,忽然无法保持厚道地坏笑道:“我知道……”

邵敏立马跳脚怒吼:“你闭嘴!”

胡启也不生气,只是嘿嘿嘿笑了两声,然后打开自己的书包,轻叹道:“唉,我作业也没写完,一到期末全都是卷子,卷子也太多了,根本做不过来……”

张荣升自己没事儿干,就凑到胡启身边,没话找话道:“我们班英语课还没上完,没卷子。”

“啊?还没上完?”胡启一脸惊讶。

邵敏低头刚写了几个字,听到这话,立马就抬头接茬:“别说了,老师太垃圾了,妈的都不知道在教什么东西,让麻子上去教都比她有前途……”

“你们说江森英语能考多少分啊?”

“期中考一百三十四分,他说发挥失误了,我草。”

“我也草……”

三个人嘀嘀咕咕着,胡启和邵敏写几个字就聊几句,思路散乱得跟十八年没整理过的电箱里的电缆似的,无意识地就开始瞎瘠薄填答案。就这么磨蹭到九点多,邵敏率先做完了他最后剩下的一点作业,就开心地嘿嘿嘿跑了出去。整个寝室三楼,也又进入到周末狂欢的节奏。

扎金花打起来,象棋下起来,纸牌麻将摔起来~

洗完澡的罗北空,分分钟加入了301的扎金花小队,没写完作业的胡启被那一阵阵亢奋的骂声吵得连题目都看不进去,干脆放弃了抵抗。住在301的林少旭就更可怜,只能默默放下了书。然后该去水房的去水房,该去放水的去放水。

吵吵闹闹中,没什么存在感的文宣宾也回来了,还带回来两箱方便面。

进门后把纸箱子一拆,就涌泉相报地还了胡启两包康帅傅。然后把两箱泡面,放在他没人睡的下铺,对屋里几个人道:“你们饿了就吃啊,不要客气……”

“不客气,不客气。”邵敏从外面走回来就拿出一包,捏碎了拆开,直接往嘴里倒。

文宣宾左右看了看,又拿起一包,放到江森的床头,问道:“江森人呢?”

邵敏干吃着泡面,随口道:“一个人在教室里修炼呢。”

“在教室啊……”文宣宾盯着江森的床,欲言又止,“江森真厉害……”

邵敏也是个小机灵鬼,一眼识破,问道:“怎么,想跟他学啊?”

“嗯……”文宣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邵敏却叹了口气,道:“唉,我劝你还是收了这个心思吧,他这个水平,不是你能学的了。你先学学我和胡启就不错了。”

胡启忙道:“我不行,我还差得远,你学邵敏就好了。”

文宣宾直愣愣地望向邵敏,问道:“我要怎么学?”

邵敏也是一楞,想了片刻,反问他道:“你作业做完了吗?”

文宣宾摇摇头。

邵敏笑道:“妈的,你能每年把作业按时做完,最起码就能考个及格了!还学个毛啊!”

文宣宾眼中,顿时露出很失望的神色:“就没有什么……快速提高成绩的秘诀吗?”

“有那种秘诀,我早就用了,还轮得到你问吗?”已经爬到上铺看英语单词表的张荣升,无语地放下了手里的书,用一种看傻逼的眼神看着文宣宾。

文宣宾却道:“江森说有秘诀的啊。”

“嗯?”张荣升一下子就精神焕发了,“什么秘诀?”

文宣宾道:“好像是一句古诗,我忘了。”

张荣升和邵敏对视一眼,两个人同时发出了鬼才相信的嘘声。

“切~!”

同一时间,高一五班的教室中,江森刚好放下笔,然后转了转略微发麻的手腕,然后转头看了眼教室后面的挂钟,见才不过9点多,露出欣喜的笑容。

很好!还能再改半个单元的错题!

高中三年,每分每秒都珍贵啊。

“子曰,三年学,不至于谷,不易得也。”

————

跪求推荐票!

最新小说: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美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绝世战王 直播在荒野手搓核聚变 葬唐孤王 开局继承江南鞋厂,打造国货之光 我是妖魔收藏家 和马赛克相亲相爱那些年[快穿] 我在大唐吃软饭 开局登基当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