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盯防(1 / 1)

“唉,总算洗完了……”

“我操!你还知道回来?你特么这点洗衣服都洗了一天一夜了吧?”

“衣服很多啊……”

“那你作业不打算写了?”

“不是还有明天吗?”

“哈!也是,明天还是星期天,爽!”

江森迷迷糊糊间,听到邵敏和文宣宾说话的声音,感觉头昏脑涨,但还是强撑着爬了起来。再转头一看张荣升的闹钟,视线略微有点迷糊,不过也还是能看清,时间是晚上8点12分,顿时不由得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大喊一声:“我靠!”

鼻音很重,嗓子也有点哑,毫无疑问,感冒了。

“我草……”江森不禁又重复了一句,浑身无力地坐回到了床上。

好像只是那一嗓子,就把他剩余不多的力气给抽空了。

几个小时前,他只是打算小睡十分钟就起来干正事。

没想到这一睡就睡过头不说,还把身体给睡垮了。

早知道早上不该那么刚烈的……

物理教辅其实大可分成几个星期慢慢抄完,反正抄来的那么多题型分析,一时半刻的他也消化不完。这样今天哪怕少吹半个小时的冷风,说不定他都能扛下来。

想想从早上11点一直吹到下午4点多,确实是有点过分了。

那个不负责任的老板,也不拦着他一点!

好气哦,哼!

江森内心恶意卖着萌,鼻子里呼出的气都有点热。

他摸了摸额头,好像确实有点烫,但也不知道具体体温到底是多少。

坐在江森斜对面位置上,正在看英语课本的张荣升,瞥了江森一眼,张嘴就没什么好话:“森哥,你看起来好像马上就要死掉的样子,要不要我帮你订棺材啊?”

“不用了……”江森嘶哑着声音,朝小荣荣伸出了手,“折现吧,把钱给我,我自己去买。”

“我日!”邵敏听到这话,立马把手里翻了一整天都翻不完的超厚玄幻小说往床上一扔,精力充沛地大喊,“江森你他妈的真是个天才,老子敬你是条汉子!”

江森直接又把手伸向邵敏:“既然你都敬我是条汉子了,那就也随个份子钱吧,人死为大,一两百不嫌多,几十块不嫌少。”

“滚滚滚,喂狗也不给你!”邵敏大笑着,裆部支着个帐篷跑出了宿舍,还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大喊,“拉屎去咯!”

江森虽然头晕目眩还怕冷,但神志却非常清楚,不由冷冷一笑。

看了一整天的不良小说,还敢说自己是去厕所拉屎,分明是去拉别的东西!

内心暗暗鄙视完邵敏,江森喘口气,拿起自己的大茶缸,把里面的半杯凉白开一饮而尽。

一大杯冷水下肚,精神立马振作不少,然后摸摸肚子,感觉好像饿,又好像不饿。

可是都这个点了,又生了病,不吃东西肯定不行。江森不由内心纠结着,望向放在桌上的那袋东西,心想可惜今天带了这么多好东西回来,原本是可以跟物理题大战三百回合的。

但现在好了,不仅白白睡过去了好几个钟头,而且胃口也明显不怎么样。

这么多饭团和肉包,要是今晚上吃不完,就现在这气温,放到明天早上肯定要馊掉,但要是强行硬撑吧——且不说能不能吃完,就算真的硬撑下去了,以自己现在这么虚弱的状态,肠胃压力一大,病情搞不好还会更加加重。那样一来,如果明早无法起床,那就没办法出去刷碗,不刷碗,就拿不到三顿饭,而没有那三顿饭,岂不就意味着明天一整天都要没饭吃?

生了病,还没饭吃了,这特么不是恶性循环找死吗?

“我草……”江森又第三次重复了这个词。

张荣升终于忍不住抬杠:“说吧,你想操谁?”

江森没有马上回答张荣升,而是选择了先跟现实妥协,抖着手慢慢打开了装饭团的塑料袋,这才虚弱地说道:“说出来,怕吓死你……”

张荣升顿时就来兴趣了,看似童心未泯的脸上,浮现出了老色批才有的神采,急忙追问:“说!不要紧!我不怕!我顶得住!”

“那我就说了啊……”江森拿出饭团,先闻了闻。早上11点多才出锅的饭团子,放到现在还不到10个钟头,加上中间很长一段时间都放在空调房的冷气里,这会儿闻起来,还带着淡淡的香气,一点都没有变质。江森张开嘴,咬了一大口,嚼了两下,倒是意外地没觉得吃不下,很顺利地咽了下去,终于缓缓说道,“我想操……星星星。”

张荣升眯起了眼:“谁?”

江森重复道:“星星星。”

张荣升感觉被耍,顿时愤怒地拍案而起:“你在耍我吗?什么星星星?你怎么不说猴猴猴?!”

“孽障!动物你也下得去手!”江森吃着饭团,大声辩解,“老子说星星星!还不清楚吗?”

张荣升怒吼:“星星星是谁?”

“就是不能说的名字。”江森一脸风清气正地解释道,“全世界都知道我是个作风正派的男人,我怎么能跟你讨论这种下流问题的细节?我特么疯了吗?”

张荣升沉默两秒,坐回去道:“江森,你的棺材本没了。”

“没事。”江森越吃越香,突然很有自信道,“得胃气则生,失胃气则死,老子胃口这么好,明天早上起来又是一条好汉。”

张荣升拌嘴道:“所以你是打算今晚就死掉,明天再找个人家投胎吗?”

一直不吭声的文宣宾,像是终于被挠到属于他的笑点,噗的一声笑出来,又赶紧捂住嘴。

江森都没搭理,只是继续认真吃着饭团,顺带跟张荣升对线:“小朋友,我死了你也到不了全班第一啊,搞不好期末考也还是全班第四呢。谁知道邵敏会不会爬到你上面去?”

“说得好!”话音刚落,邵敏就雄赳赳气昂昂地从外面走了回来。

江森一看闹钟,随口鄙视道:“才五分钟?”

邵敏明显做贼心虚,脸上立马露出极不自然的表情,强笑道:“什么五分钟?”

江森道:“你啊。”

“我什么我?”邵敏没说两句就顶不住莫名的道德压力,跳脚大喊,“我拉屎五分钟,难道不正常吗?你拉屎不也就五分钟吗?”

江森道:“不用,我肠胃好,我最多三分钟。过程畅通,形状优美。”

“那不就是了!”邵敏丝毫没有要打住这个话题的想法,还在那边越描越黑,“我五分钟,你三分钟,你比我快好吧!”

江森不由得嘴上动作一停,用洞悉一切的目光望向邵敏。

“可是,我那三分钟,是去拉屎啊……”

邵敏一下就被江森看毛了,突然大喊一声:“你妈逼!你跟踪我!你偷窥我!你个变态!”

江森望向张荣升和文宣宾,问道:“你们怎么看?”

张荣升不由面露疑惑,看向邵敏说道:“邵敏你到底在说什么鬼话?江森刚才一直在这里,都没出门好吧。难道是江森是把他的必死之症传染给了你,你病毒入脑了吗?”

邵敏顿时脸都绿了,连舌头都控制不住地打结道:“我我我……”

“行了,又没追究你刑事责任,自我按摩了一下而已,最多长不高,紧张个毛。”江森打住了这个话题,顺便问道,“你不去洗个澡什么的吗?”

邵敏反应过来,很暴躁地大喊:“我正要去洗呢!跟你们两个废话半天,也不知道在说个屁!浪费我宝贵的时间!”他愤愤叫喊着,走到共用的柜子前,打开柜门,从里面拿出换洗的衣物,快步朝外面走去,一边嘀嘀咕咕:“江森你特么真的行,一边吃饭一边还能跟我谈拉屎。”

江森香喷喷地啃着饭团回道:“呵!这算什么,谈掏粪都没问题。我老家那个粪坑的环境我跟你说,什么叫大自然的生态杰作……”

邵敏一声我靠,头也不回飞快逃出了寝室。

对长不高三个字很敏感的张荣升急又问:“诶!什么自我按摩?为什么会长不高啊?”

江森转头看看这个没发育的小宝宝,不想把他往沟里带,随口道:“没什么,就是内功的一种修炼方式,归妹趋无妄、无妄趋同人、同人趋大有……”

“滚。”张荣升很聪明,直接打断了江森的鬼话。

但也就没下文了。

302寝室里,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

张荣升低头看书,文宣宾站在窗边发呆,江森抓紧吃饭。

三个人互不影响。

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江森觉得跟张荣升和邵敏吵吵闹闹一会儿,鼻子都畅通了许多。

果然很多时候,人的精神很重要啊。

病魔也特么欺软怕硬。

越是生病就越是要凶猛起来,不然就很容易被病魔战胜。

三两口把偌大的一个糯米饭团全部咽下肚子,江森略微感觉有点撑,不过撑得刚刚好。

他心满意足地站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吃饱睡饱,一切都好。

心情不错地想着,转过头,看了眼屋外的夜景。

窗户外吹进来一股风,吹过江森的全身。

江森忽然身子一抖,打了个大大的冷战。

妈的!看来光靠精神也不行!

精神战胜一切又不是唯心主义,还是必须得有物质基础来支撑的!

江森默默念着,赶紧穿上鞋子就跑了出去。然后不到十分钟,便拿着从传达室老伯那儿要来的两颗成分不明的感冒药,汗津津地跑了回来。

回到寝室,先找张荣升借了点热水把药吞下去,又自己去水房弄了点热水。大夏天的,用热水擦了擦身子。等他这一通操作完毕,邵敏也总算洗完澡从淋浴间里洗完出来,看到江森,顿时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问道:“你也来拉屎啊?”

“我不拉。”江森目光十分坚定,“我要把有限的精力,全都投入到无限的学习中去!”

邵敏右手端着脸盆,左手朝江森竖起一根手指。

就在这时,水房外面,走进来一个人,看着江森,淡淡说了句:“我也是。”

江森和邵敏一对眼,看着林少旭拿着脸盆,一副生人勿进的气势走进淋浴间。

邵敏小声道:“江森,你完了,他盯上你了。”

江森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他才完了,他盯上了他根本盯不住的人。”

最新小说: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美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绝世战王 直播在荒野手搓核聚变 葬唐孤王 开局继承江南鞋厂,打造国货之光 我是妖魔收藏家 和马赛克相亲相爱那些年[快穿] 我在大唐吃软饭 开局登基当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