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逼王之王(1 / 1)

“妈个比的!进去、进去、进去!”

“谢谢,谢谢老板……”

半分钟后,江森终于还是靠着诚意和不要脸,成功地打动了大块头老板,被老板以一种无比烦躁的心情放了进去,总算可以光明正大地蹭教辅书看。

刚才跪下来的时候有多铁骨铮铮,现在站起来的时候就有多奴颜婢膝。

老板看着江森谄媚的模样就来气,指了下书店角落,没好气道:“去那边蹲着,别影响我生意!妈个逼的真是晦气,要天天都是你这样的,老子这店都要关门了……”

“是,是……”江森拿着装补品的袋子,低着头赶紧钻过小店的门帘,嘴里连连应着,也不知道是在承认确实是自己影响了老板的生意,还是认为老板的判断很正确。但实话实说,现在东瓯市的家庭宽带安装率起码已经有50%左右,再过个两三年等全国都达到这个比例,书店的生意就真的不好做了。更别提时间继续往后,还有移动智能时代。

不过这些话,江森当然也就是憋在肚子里。

现在他和老板一样,先得过好眼前的生活才行。

不然要是连大学都考不上,往后就更不用提了。

大热的天,屋里已经开了空调,早上刷碗刷得浑身汗津津的江森,进门的瞬间就感觉像是进了天堂。他很熟络地走到放教辅书的柜子前,先认真地擦了擦手,然后挑出一本高一物理的教辅书,就赶紧溜到了客人视线比较不容易看到的小角落。

小角落的头顶上,正对着空调的风口,冷风呼呼地朝着江森身上招呼,风有点大,不过江森感觉还行,应该顶得住。他小心翼翼翻开教辅书,生怕把书本弄皱,然后慢慢翻着,翻到一道例题的解析时,赶紧从兜里把早上从寝室里带出的本子和笔掏出来。那本子因为跟他的裤子贴得太紧,已经被他腿上的汗打湿了好几页。

江森一看那几道深深的水渍,全都是在本子的最后面几页,微微松了口气。接着便马上跪下来,半趴在地上,赶紧抄起了教辅书上的习题。

店里的几个客人,眼睁睁地看着穿着十八中校服的江森做着这种low逼事儿,全都不禁有点傻眼。以东瓯市文明全国的经济水平,谁家的小孩还需要这么委屈自己?

说句实在的,这种教辅书,很多孩子买回家也就是扔在一边落灰,真要是有个孩子能这么认真读书,普通家庭的家长们,买一柜子回去那都是能下得去手的。

客人们互相之间面面相觑,但也没人上前多问一句。而店里的大块头老板,也不指望这些同样是在蹭书看的穷逼,能那么慷慨解囊替江森把单买了。

大块头老板皱着眉头,坐在电脑桌前玩着已经逐渐走向没落的《传奇》游戏,点上一根烟,深深地吐出来,眉宇间满是对下半年房租的担忧,脑海中又默默闪过这两个学期来,江森是怎么每到周末就过来日蹭、夜蹭,几乎把一整年的教辅书都满满蹭了一遍的全过程。

这破地方,右边是菜市场,左边是过境公路,四周小区里全特么是村里的拆迁安置户,就没什么人看书的。唯一来个江森,还特么是个究极白嫖怪!真的好气啊!

原本他还以为自己找到了个学校对面,至少能保住本钱,可谁能想到,十八中这破逼学校里的学生,压根儿就不特么读书。一到晚上,学校里就一片乌漆嘛黑,连晚自习都不上。

你妈个蛋!这可是高中啊!普通高中啊!为高考而战的高中啊!

走遍整个东瓯市,就算是乡下高中,那晚上都得意思意思加两节课吧?

就尼玛的十八中,居然如此特立独行!

校长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升学率不要了吗?高官厚禄不要吗?

思想境界这么高了吗?

当个高中校长人生就满足了吗?

店老板想不通,点着鼠标,一个走神,不小心就一刀砍死了他的兄弟。

电脑那头他兄弟立马愤怒质问:“干嘛砍我?”

老板想都不想就敲字回道:“看你是我兄弟,我才砍你的!换别人老子还不想砍呢!”

“什么?是兄弟才来砍我?”

“不行吗?要不你也砍我两下!来!是兄弟就来砍我!”

键盘一通噼里啪啦地敲,老板一只手夹着烟,烟灰抖得到处都是,注意力很快就回到了游戏里。店里的人也都当没听见一样,在那浓浓的烟味中,继续看着自己的书。

炎炎夏日,屋外光秃秃的路面上,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开始发出知了响亮的鸣叫声。满屋子人各做各的,气氛和谐。除了老板半毛钱都没赚到外,一切都那么岁月静好。

江森就那么一声不吭地趴在地上,抄完一题又一题,感觉饿了就拿出饭团风卷残云地咽下去一个,再喝瓶牛奶润润喉。垃圾就直接装回自己袋子里,连吃东西的声音都不敢太响。就这么跪一会儿,蹲一会儿,从中午11点出头,他一直抄到下午3点多将近4点,才把高一物理力学部分的各种体型全都抄了一遍,每种题型起码抄了两道例题。

其实还是不够,但问题是,实在跪不动了。

而且被空调的风顶着吹了快五个钟头,他觉得头也有点发晕。

这个节骨眼上如果生病,那可就真要了亲命……

江森急忙站起来,走出被冷风狂吹的范围,活动了一下手脚。

这个时候,书店里已经只剩下他和老板两个人。

老板转头看过去,沉声问道:“抄完了?”

“呃……还没……”江森有点不好意思,商量的口气道,“老板,我能不能带回去抄?”

“你说呢!?”老板立马抬高了嗓门,“别跟老子蹬鼻子上脸啊!”

“别,别,我就是问一下嘛……”江森脸上挂着笑,又问,“那我能不能明天下午再来一次啊?明天一定抄完,我们下个月就期末考试了,明天抄完就真的不来了!”

“你妈逼的……”大块头被江森这不要脸的节奏给硬生生气得笑出声来,“早上是不是你自己说,明天再来死全村的?”

江森马上道:“我跟我们村里的人没什么感情,明天再让我抄半天,我家隔壁村也死光光好不好?”

“我草泥马……滚!什么狗东西!”老板一拍桌子,目露凶光。

江森一看实在没办法了,只能遗憾地叹口气,缓缓说道:“老板,对不起啊,今年确实影响到你了,真是很不好意思。如果将来混出头,我一定回来报答你。祝你生意兴隆,谢谢。”

说完向老板微微鞠了一躬,把刚刚抄的那本物理教辅书放回原处,便拎着半袋子晚饭和半袋子垃圾,转身就朝店外走去。

大块头老板懵逼了半秒,忽然就热血一上头,忍不住喊道:“诶!等等!”

江森转过头来,就见大块头老板从柜台后站起来,大步走到书架前,抽出他刚刚看的那本教辅书,递了过来。老板皱着眉头,低头看着江森的小身板,嘀咕道:“送你了,妈个逼的有钱的不好好读书,想读书的没有钱,这社会真你妈逼的恶心。好好考知道吧,你这辈子也就这条路了,别学老子,只能开个破店过日子。”

“嗯,谢谢老板。”江森接过书,露出笑脸道,“只要坚持努力不放弃,都会好起来的。”

“不放弃……”老板笑着摇摇头,“我是过了那个年纪了,没指望了。走吧,明天别来了,我也是小本生意,送你一本就算出血了。隔壁街还有家更大的店,你去那边看,没人管你。”

你这不忍心杀仓鼠,就把仓鼠扔别人家米库里的行为算什么意思?

江森心里吐槽了一下,道了声好。

正要出门,老板忽然又喊:“等下!”

“嗯?”江森再次转回头。

就听老板问道:“你成绩怎么样啊?”

江森仰头看着老板,一缕斜阳照进店里,照在他的身后。店里的冷气,吹动两个人的衣摆,然后就在这沉默的下一秒,大块头老板陡然感到一股刚猛的逼风,从他脸上呼啸而过。

“今年期末,全校第一。”江森说完,转头就走出了店门。

大块头看板看着灿烂阳光下江森那瘦小却又仿佛高大的背影,不禁目瞪口呆,肃然起敬。

他觉得,自己可能永远都忘不了今天的这一幕了……

最新小说: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美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绝世战王 直播在荒野手搓核聚变 葬唐孤王 开局继承江南鞋厂,打造国货之光 我是妖魔收藏家 和马赛克相亲相爱那些年[快穿] 我在大唐吃软饭 开局登基当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