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察冀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 第十三章 男儿膝下有黄金

第十三章 男儿膝下有黄金(1 / 1)

周六早上六点整,江森在饥饿、憋尿和生物钟的三重作用下准时醒来,立马翻身而起,匆匆拿上厕纸跑去水房解决了问题。然后再小跑回来,麻利地拿上脸上和洗漱用品,跑回水房分分钟洗漱完毕,顺带把昨晚洗的内裤和袜子收回来,等回到寝室穿戴整齐,再转头一看张荣升的摆在桌上的闹钟,时间才6点08分。

寝室里头,张荣升、邵敏和文宣宾都还睡得跟死猪一样,江森甚至都不知道文宣宾昨晚上是几点钟回来的。他只看到水房里的水槽边,堆着一大堆文宣宾昨晚上洗了半天也没洗完的衣服和裤子,全都泡在大大的不锈钢盆里,也不知道是几个意思。总之就是,貌似这货忙了一宿,结果还是没能把事情给办成,看得江森都替他觉得浪费时间。

心里感慨一句小孩子真是不懂人生真谛,江森抓紧给自己灌了半大茶缸的白开水,然后就拿上钥匙,又把一本本子折好塞进裤兜里,就两袖清风、一穷二白地出了门。

一夜过去,加上刚刚排空了身体,他此时腹中饥饿的感觉越发明显。

但学校食堂周末早上根本不营业,而且就算开门,江森也照样吃不起,因为早上没有免费的饭可以蹭,最便宜的白粥也得五毛一碗,对现在的江森来说,这价格简直贵出天际。

事实上自打重生以来,江森不论是在山区老家还是在十八中,他都已经很长时间没正经吃过早饭了。在十八中上学的这将近一整年,他更是每天早上都是饿着肚子在上课。

而要是赶上体育课,那就更加要命。

所以某段时间里,他甚至会很羡慕那些小姑娘,可以捂着肚子羞答答地报告体育老师人家今天不方便。但他显然就不行,他最多只能消极怠工,在体育课上疯狂摸鱼,遇上太阳不错的时候,他甚至都会期望自己能拥有一部分冷血动物的功能,可以靠在太阳底下晒一晒,就获得足够的能量。然而这终归只是幻想,他最多只能趁着体育课是在户外上的机会,比别人早一步冲进食堂打饭,打汤的时候,可以少受一点白眼。

不过终归,江森还是觉得自己挺幸运的,最起码没重生成姑娘不是——不然要是重生成一个漂亮小姑娘,每天遭受一堆小爷们儿充满关怀的眼神,那才得趁早抹脖子重来。

精神层面上顶不住,真的。

思维这么发散着,江森走出宿舍楼,想起那个“先让兄弟爽一爽”的笑话,不由得把自己都给逗乐,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重生后的生活虽然很苦,但他心底里还是非常乐观。

因为知道这份苦只是暂时的,等熬过这一阵,上了大学,情况一定能好很多。

所以……

读书真的改变命运啊……

走过体育楼前的池塘,走过主教学楼和绿化带,走过行政楼,江森很快走到学校门口的传达室前。传达室的门还紧紧关着,但学校门对面一街之隔的菜市场,却已经挺热闹了。

江森小心地敲着门,压着声音轻喊:“老伯,老伯……”

喊了足有两三分钟,传达室里才响起脚步声,老伯穿着件白色老汗衫,给江森开了门,皱着眉头,开口就抱怨:“你个小孩,休息天也不让我好好睡,好好的觉又给你吵醒了!”

“对不起,不对起。”江森像孙子一样给老伯陪着笑。

老伯也知道他要去做什么,懒得多骂,板着脸问道:“是去老地方吧?”

“是,是,下午有什么活儿要干,您直管叫我。”江森连忙说着。

“不用了,昨天校长都不让你干活了……”老伯摆着手,给江森开了传达室外面的门,半掩着开了一半,又语气烦躁地叮嘱,“你下午早点回来啊,别又搞到那么晚……”

“好,您放心,一定早点回来!”江森一口答应,赶紧从半开的门缝里溜出去。

老伯直接把房门一关。

这一瞬间,江森便成了半个城市闲散人员。

在饥饿感的驱使下,江森快步走过还没什么车辆经过的马路,直接走进了学校对面的菜市场小巷。沿着清晨天刚亮就已经热热闹闹的菜摊子,他往前走了大概百来米,就拐进了一家做糯米饭的小店。小店不大,三十来个平方,摆了七八张桌子,但这会儿店里一个客人都没有。

微胖的中年老板娘站在门口,给过往的行人打包油条肉包和饭团,见到江森来了,马上喊道:“今天晚了啊!”

江森当然知道她是在睁眼说瞎话,不过毕竟仗着人吃饭,他也只能赶紧跟着一起瞎,连声道歉道:“是,是,晚上睡晚了。”

“行了,别废话了,抓紧干活。”老板娘一声令下。

江森二话不说,赶紧跑进店内,熟门熟路打开被粉刷得和墙壁一个颜色的小暗门,从门里拿出了一件围兜穿上,然后拿出一张小椅子,大大方方走到店外头,坐到一个大塑料盆前,拿起盆里客人已经用过的碗,抓紧清洗。

这家店是他去年刚开学时,好不容易才找到的。

当时江森跟老板娘磨蹭了足足半天时间,才让她勉为其难答应下来,每星期让他过来刷碗两个早上,江森也不要钱,就要店里剩下来卖不掉的包子、油条和糯米饭——看着跟要饭似的,但江森实在也是没别的办法,读书这件事看起来好像坐着不动就行,可实际上对身体的消耗相当厉害,基本等同于中等体力劳动,如果真的长期只吃汤泡饭,他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

初三那一整年,要不是靠着磕头磕出血、好话说尽才从村妇联求来的那点可怜补助,他或许考的分数还会再更低一点。毕竟饿到一定程度,别说什么埋头苦读,就光是看完一道题目,都要费很大的力气。中考那天的情况,他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两个小时的卷子做到最后,他的手都在抖。纯粹就是缺热量。幸好他做得够快,等没力气的时候,卷子早就已经做完。

不过再想从头检查一遍,注意力就很难集中了。

所以江森从来了十八中以后,最迫切的需求,就是找一个可以让他维持住身体状况的地方,幸运的是,学校对面,居然就是菜市场,真心天无绝人之路……

这边店里的胖老板娘,最初也是看江森说得可怜,才答应了他的无理要求。

甚至一开始的时候,老板娘还会有意地每个月给江森塞二三十快的钱当作工钱,江森当然肯定也不扭捏,直接千恩万谢地收下。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江森的存在逐渐变成这家小店的日常现象,老板娘也就慢慢变得不再那么爱心泛滥了。

毕竟如果一个月给江森二十块,一年下来就是两百多,哪怕去掉寒暑假,那也不少了。

而老板娘有家有室,这种慈善肯定做不久,这笔钱与其拿来奉献爱心,还不如给她儿子多买件衣服。于是从高一的下半学期开始,当老板娘幡然醒悟后,江森的“工钱”也就直接没了踪影,并且,老板娘还明显开始把他当成正式员工来对待。

每个周末,老板娘都会尽可能地拖延营业时间,把东西卖得干净一点,剩下来卖不掉的东西,也会有意识地分成两份,江森拿走一袋,她自己也带一份回家。

不过饶是这样,江森还是非常感激老板娘给了他这条活路。因为凭他现在的情况,除了这里,确实也不可能再找到更好的地方。毕竟没有一家店,会招收只在周末干一个早上的高中生的。

除非那店是家族产业……

儿子给老子打工。

不过实际环境中,这种情况也不多见。开早餐店的家长,多半都舍不得孩子那么早起床给自己帮忙,对这些努力奋斗的家长们来说,孩子能考上好学校,才是他们最大的心愿。而这家那间小破店,顶天了,也就是个孩子将来实在走投无路,用来兜底的玩意儿。

俗称,子承父业。

江森低头洗着碗,脑子里就跟照相机似的,默默地背诵着英语课文后面的单词表,内心深处,一边羡慕着那些家里有点小产业的孩子,可以不用那么艰难地为未来奔波。

如果是他家,哪怕有一间小得站不下的人店铺,那也好啊……

可惜这个心愿,始终离他非常遥远。

不论前世今生,江森年轻时的处境,全都非常糟糕。

前世父母离异,他二十来岁大学刚毕业不久,还没赚到几个钱,父亲突发疾病去世,在父亲去世之前,家里的情况就已经是家徒四壁。而他的成名,则是在父亲离开很多年之后。

但他没料到的是,比起前世,他这一世的情况,居然还能更加糟糕。

简直是蛋疼到要开裂的那种。

话说前世的他,好歹还有个城市户口,还有个不算差的住处,而这辈子,山区那种环境,江森到现在都觉得那地方有点难以描述。家里头母亲也死得很早,据说是自杀的,至于具体原因,不管是寨子里还是村里的干部,却全都讳莫如深。想来肯定没什么好事。

不过母亲早死也还好,至少就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真正麻烦的是,这辈子这个身体的父亲是个酒鬼,整天喝一堆劣质酒,喝完后就睡,睡醒起来就各种让江森不得安宁。

主要原因是江森现在住的那个寨子,还保留着过去集体耕作的传统,山里的梯田需要壮劳力去伺候。但江森这个身体的前身,明显也是倔脾气,宁死不肯初中辍学回家种田,所以就真的被酒后失去理智的亲爹给揍死了,这才让江森有了借尸还魂的机会。

同一个身体,前世今生,也算是同病相怜。

只是这个身体生在穷山恶水,物质条件上,更加可怜罢了……

所以眼下江森唯一谈得上的倚仗,不开玩笑地说,真的就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好歹还能从村里抠出点钱,哪怕一年只有三五十块钱也不嫌少,总好过没有。

以及就是,他身上这个半真半假,谁也说不清虚实的少数民族身份。

江森默默地洗着碗,一整个早上一声不吭,在脑子里从头到尾把这学期的英语单词表从a背到z。店里的客人由少变多,又由多变少,等洗到将近11点钟出头,太阳已经晒到头顶,菜市场里的路边摊也收得七七八八,买菜的人基本没了,四周各家各户里,也陆陆续续飘出午饭的香味,胖老板娘终于开始收拾打包今天剩下没卖完的那点东西,准备回家休息。

江森洗碗最后一个碗,站起来捶了捶腰,转头朝胖老板娘笑了笑。胖老板娘对他的脸倒是免疫力很强,只是板着脸道:“行了,先回去吧,桌上那袋给你,明天早上早点来啊!”

“好!”江森一口答应,急忙拿起小板凳走回店里,把围兜取下来,整整齐齐地挂好,又把板凳放回墙内。然后直接在衣服上擦了擦手,走到放着今天他那份报酬的桌子前,打开袋子,先拿出一个还热乎的肉包,三两口狼吞虎咽下去。

带着慢慢油脂的温暖包子,缓缓滑入已经饿到麻木的空空的胃里。

一个星期没吃到什么油水,加上从昨晚五点多到现在粒米未进,这一个包子下肚,江森顿时不自主地长吸一口气,心里就觉得那些美食动画片里的光芒,绝对不是扯蛋。

这特么就是人活在世上的希望啊!

“阿姨再见!”把空荡荡的肚子一垫,总算是完全活过来的江森,没时间悲春伤秋,感慨一闪而过,就系好装伙食的塑料袋,快步出了门。

袋子拎在手上,分量还不轻,里面还有四个小肉包,两个捏得很紧实的饭团,甚至一瓶热牛奶。都是好东西,大补。看样子老板娘果然当不了资本家……

江森脚步轻飘,沿着来路走出小巷,脑袋上顶着五月底的大太阳,心想今天没遇上同学,张荣升他们也没过来友情光顾,看样子是应该集体睡到太阳晒屁股了。

走到巷子口,他也没回学校,而是左转过来,朝着这条名为振瓯路的小马路远处继续前行。

然后直走了大概三百多米,最终在一间不大的书店前,停下了脚步。

就在他站定的那一刻,书店里也走出来一个二十多岁、不到三十的大块头。

那是书店的老板。

他拉着张黑脸,看到江森没什么好脸色,毫不客气地直接挥手驱赶,无比厌恶地喊道:“走,走,走,整天在我店里占便宜,没见过你这样的!我生意都让你搞差了!”

江森却冷冷一笑:“老板……”

大块头老板见状,立马更加冒火,语气不善地目露凶光:“干嘛?”

说时迟那时快,江森忽然双膝一屈,膝盖直接就贴在了店门前的水泥地上,目光炯炯地盯着老板,斩钉截铁:“最后一次!今天看完,要是我再来占便宜,就全村死光光!一个不留!”

话音落下,大块头老板和书店里的散客们,瞬间全都惊呆。

操,占便宜占出这种气势的……

大块头老板的额头上,挂下了豆大的一滴汗。

“你妈拉个逼的,老子真的服了你……”

最新小说: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美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绝世战王 直播在荒野手搓核聚变 葬唐孤王 开局继承江南鞋厂,打造国货之光 我是妖魔收藏家 和马赛克相亲相爱那些年[快穿] 我在大唐吃软饭 开局登基当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