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奋斗者(1 / 1)

“将!”

“休想!”

“再将!”

“做梦!”

“哈!将死了!小荣荣,你不行啊!”

“你奶奶个熊!你才不行!”

302屋内的两个小朋友,在林少旭走后没几分钟就摆开了阵势,下棋下得浑然忘我,一言不合就有开始大声嚷嚷。对门301寝室里,今晚本就心烦的林少旭听得咬牙切齿,脑子里甚至开始出现用锯子把张荣升和邵敏分尸切块的画面,但却迟迟没有行动。

因为手头没有锯子,而且楼里人太多,不好下手——

好吧,其实就是想想而已,正常人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狗胆?

咯吱咯吱咯吱~

宿舍楼下,这时忽然响起一阵轻快的脚步声。

那声音在空旷的破楼里显得异常清晰,几个房间里的人隔着门板都能听到。

邵敏还以为是老师来查寝了,忙又安静下来。过了一小会儿,那脚步声就到301和302之间,随即只听一声开门动静,江森推开302寝室的门,屋里头的张荣升和邵敏立马切了一声。

邵敏大喊:“卧日!我还以为老师来了呢!”

“你们两个没在寝室里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怕老师干什么?难道你们做了?”江森随口说着走进去,随手关上了房门。然后左右看了眼,文宣宾还是没回来。

“去死!你才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张荣升果然是个菜鸡,非要骂着自证清白,又不由奇怪问道,“你今天不用扫地吗?”

“不用了,这学期都不用扫了。”江森简单解释道,“学校说快期末考了,让我们好好复习。”

“哦……”张荣升好像又有点失望。

邵敏则插嘴道:“我感觉你们这几个贫困生,好像是不是就你一直在扫地啊,对面林少旭从来都没见他去过,难道是年级第一的特权?”

张荣升立马说:“黄敏捷也从来没去扫过,女生一个都没去过!”

邵敏顿时淫笑起来,在胸前比划起下流的动作:“这就是大奈奈的特权~”

江森没兴趣开这破车,只是从书包里把英语作业拿出来,淡淡道:“不用扫地更好,晚上又省下我一个小时时间。”

张荣升一看江森这架势,顿时象棋也不想下了,转身就转过书包,从里面翻找起不知道什么课本来,邵敏见状,不禁大为蛋疼地喊道:“求求你们了,劳逸结合一下好不好?你们这样让我感觉好崩溃啊,我特么都学不进去了还得逼自己跟你们一起学,看你们这么搞来搞去,我特么看得都好想跳楼啊!”

“不要冲动,从这里跳下去,解决不了问题。”江森翻开学校发的英语习题册,很平静道,“我建议从教学楼上往下跳,那边没有铁窗栏,跳下去效果更好,影响更大,画面更美好。”

邵敏不由骂道:“妈的,你这个没有良心的禽兽,脸上这么多痘痘,一定是天谴!”

张荣升的笑点是真心低,这都能乐得笑开花,重复着邵敏的话大笑道:“天谴,有道理,哈哈哈哈哈……”

江森对这俩小孩还是很懂的,确实就是逗逼,而不是胡海伟那种要踩人脸的故意挑衅。所以他对逗逼就很宽容,嘴角微微一动,表示了一下无语,就自己干自己的事去了。

302又很快安静下来,三个人重新回到认真学习的状态。江森拿着英语习题,就跟玩意儿一样轻松写意地做下来,中间几乎不带停顿。

前世他成名后的两年时间里,开始经出入一些使用英语的场合,偶尔也会不得已用英语演讲,英语水平其实保持得非常不错,只是重生回来后,他对中学的卷子总是略有不适应——

属于思维方式上的互相不对付,再加上应试训练不够,复习的时候除了背单词就是背单词,所以分数一直只停留在某条线上。

总而言之,不论是去年中考,还是这些日子英语月考考试,江森拿到的分数,实际上都并非他最真实水平的体现。他的真实水平,估计只有他们班的英语老师知道。

然而不巧的是,英语老师前不久意外怀孕,回家养胎去了。

全校唯一真心欣赏他才华的女人,就这么一走了之。

现在临时被派来教江森他们班的,是一个从初三调上来的五十多岁快退休的老大妈。

对这位老大妈的具体教学水平,江森就不做太多评价了,全班上下都心里有数。

只是单说她自身的英语水平,在江森看来,本身就已经非常要命——

这位老大妈的知识储备,明显还停留在上世纪90年代的初中水平,甚至可能都比不过水平较高的初中生。面对高中的英语试卷,很多题目到底是什么逻辑,她自己都完全闹不清楚,更别说教会学生。每天上课,只能混着把课文读了一遍又一遍,偏偏又连发音都不行。

每次上课,气氛可谓都是从头尬到尾。

遇上讲解试卷的时候,就更是让师生双方都感到无比崩溃。

但像十八中这样的学校就是如此,一些年资比较高的老师,学校就算知道他们是渣渣,可只要有编制在,就得捏着鼻子让他们把这碗饭一直吃下去。

毕竟留着这些老师,学生们失去的,无非也就是中考、高考卷子上的几十分,但如果把老师开了,老师失去的,可就是一个家庭二分之一的经济收入啊!

草泥马的!这还得了?!

所以对江森班上这么一个教了几十年英语的老教师,学校所能做的,也就只能是睁只眼闭只眼,让这个老大妈在职业生涯的最后阶段,尽可能地只祸害高一两个班级的小白鼠,而不是占着初三的坑位,继续拉低十八中本就可怜的中考升学率。

于是在这种所有人都知道这位老师不怎么行,而这位老师自己也知道所有人都知道她不行的默契氛围下,学校里从上到下,包括她自己,每个人都没指望他们能教出什么花来。只要能顺利混完这个学期的最后个把月,混到新老师过来代班,那就特么的行了。

因此对老大妈自己而言,现在每天支撑她起床的动力,就是职业生涯最后几个月的工资,以及掰着指头算还有多少日子就能退休拿退休金的盼头。

而对江森他们班的人来说,例如张荣升和邵敏,则意味着英语课可以随意摸鱼,考试就吃上一个正牌老师留下的老本;胡江志和胡海伟一些学生,则直接报了课外补习班,趁机进一步拉开和班上同学的总分差距;最后对江森本人来说,就是在正牌英语老师回家后,他终于可以在这门他并不需要再花太大力气的科目上,少一点写作业的时间。

半天挤出来的半小时,哪怕是背背英语课文,也好过听大妈上课。

而新来的老大妈,每天上课其实也就是照本宣科,课后作业就是学校订的习题册,以及背诵单词和课本,师生双方的互动友好而和谐。周末留的作业,量也不是很大。

江森回到寝室,也就半小时出头,便飞快搞定了英语作业。

再然后就是政治、数学、语文……

足足四个多钟头,一直写到晚上11点半,江森除了中间起来嘘嘘了一次,屁股几乎就没从椅子上挪开过,等写完语文作业,最后剩下的那点物理题,他就直接放弃了。

江森头晕脑胀还眼睛酸疼地站起来,长长地伸了个懒腰。

这个时候,邵敏早已经上床躺下,睡得连呼噜连天,张荣升也早在一个小时前就精力耗尽,只是跟江森死耗,非要无意义地内卷到他小宇宙最后一滴能量的尽头。

江森自然也不会花力气去教育他们该怎么过日子,他站了一会儿,听着肚子里传出的咕噜噜的叫声,心想幸好晚上吃得够撑,不然还真撑不到现在。然后等到那眩晕的感觉稍微过去,才弯下腰从床底下拿出脸盆,走出了寝室,快步走进水房。

水房里头,文宣宾居然还在洗衣服。江森无语地看了他一眼,走到水槽前,一边接水,拿起牙刷和牙膏,一边随口问了句:“你还没洗完?”

“啊……”文宣宾有点不好意思,语速很慢地回答,“还有最后两件,马上就洗完了……”

江森这就无话可说了。

一个人每天的时间就那么多,有人愿意奋斗,有人愿意摸鱼。

日子过成什么样,都是自己的选择。

他麻利地刷完牙,然后转身走进淋浴间,最多也就十来分钟,洗头、洗澡、洗袜子、洗内裤一条龙搞定,然后把袜子和内裤往水房里一晾,就踩着张荣升送他的拖鞋,啪嗒作响走出了水房,出门时又冲文宣宾问打道:“我们都睡了啊,你自己有带钥匙吧?”

“啊?我……哦,有带……”

文宣宾说完这几个字的时候,江森都已经走到了寝室门前。

回到屋里,放好脸盆,也不等头发干,江森立马倒头就睡。

躺下的瞬间,他感觉脸上的疼痛感,好像已经消失了,心道夏晓琳给的药膏真牛逼,同时脑子里闪过几件明天要做的事情,不到三分钟,就沉沉睡去。

还在看书的张荣升,听到江森均匀的呼吸声响起,这才放下课本,眼皮子都快睁不开地看了看江森,又抬手看看时间。见11点40多了,老伯也要拉电闸了,这才晃晃悠悠站起身,也不刷牙洗脸,直接脱了衣服关了灯。整栋楼唯一还亮着灯的302,终于安静下来。

没一会儿,随着大楼的电闸一关,就连301寝室正在被窝里打着手电刷题的林少旭,都放下了手里的纸笔。只有水房里,传出文宣宾猝不及防的声音。

“诶!诶!怎么关灯了啊?我还剩最后一件没洗完呢……”

最新小说: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美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绝世战王 直播在荒野手搓核聚变 葬唐孤王 开局继承江南鞋厂,打造国货之光 我是妖魔收藏家 和马赛克相亲相爱那些年[快穿] 我在大唐吃软饭 开局登基当皇帝